五五世纪

让梦想从这里开始

因为有了梦想,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,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,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,绽放成功之花。

“死亡之海”中的神秘地, 我国“最难”抵达的村落, 来源迄今未知

发布日期:2022-05-11 20:12    点击次数:145

地球上的神秘之地有太多,在中国就有不少。

这些神秘之地一直以来都吸引着很多探险家和考古学家,像罗布泊的神秘面纱,就一直在沙漠中随风飘扬。

楼兰古国就存在于其中,作为丝绸之路上的一颗明珠,关于它的消亡一直都是一个谜。

楼兰国消失后,在这片原始之地还有人生存吗?当然还有,他们就是今天的主角,“克里雅人”。

克里雅人生存的村落在哪里?他们为何能够在这片原始之地繁衍生息?有何生活习惯?村民们现在的生存情况如何?

接下来我们就来了解一下,这个位于“死亡之海”神秘之地的村落,为何“最难”抵达。

位于塔克拉玛干腹地的村落

这个完全与世隔绝,几千年来都不曾被记录的村落就位于“死亡之海”塔克拉玛干沙漠的中心位置。

它的名字叫做达里雅布依,是一个中外考古学家、探险家都向往的地方。

在沙漠,有一条河流自昆仑山主峰北坡顺流而下,一路向北滋润了于田县的绿洲,一直来到这个神秘村落的北部,这条河流就是克里雅河。

村落的发现

自1895年,瑞典籍西域探险家斯文·赫定正在塔克拉玛干沙漠探险寻宝,我们从他的著作《穿越亚洲》中得知。

在1896年,他沿着克里雅的老河床一路北上,在发现了喀拉墩和丹丹乌里克的汉唐遗址后,依然没有停下脚步。

他想要找到塔克拉玛干沙漠的尽头,当他行进沙漠腹地时,竟然发现这里有成片的胡杨,成群的野猪和骆驼。

还有一群在这里生活了千百年的“克里雅人”。

斯文·赫定将这个古老的村落取名为“通古斯巴孜特”(译为野猪出没的地方)。

达里雅布依此后便出现在了人们的视野中,并在此后的一百多年来,都吸引着无数的探险家和考古学家前来考察,但是他们仍旧生活在这里,同世界隔绝。

达里雅布依村

直到上世纪50年代,达里雅布依的存在才被于田县政府了解到,于是这个古老的村落被编入于田县的管辖中。

达里雅布依有“大河沿岸”的意思,这是当地人根据克里雅河所取的名字。

如今这个原始的村落被称为“中国第一村”,在这里生活着将近300户人家,大约有1300名克里雅人。

但是每一户的房屋都很分散,最近的人户也隔着好几公里,所以整个村落的面积达到15000平方公里。

不知来源的村落

关于这个村落的来源,我们至今都没有得到答案,来自各个领域的专家从人种、人口、生理、社会考古和遗传学等方面经过了近百年的考察和研究。

但是他们的血统和成分依然没有确切的定论,有人认为他们是西藏阿里古格王朝的后裔,翻过昆仑山才来到这里。

有人认为他们是古楼兰人的一支,在楼兰消亡之前逃亡出来。

如何抵达达里雅布依

这个古老的村落至今都保留着路不拾遗、夜不闭户的淳朴民风,吸引着无数的探险家前来探访。

但是要深入塔克拉玛干沙漠的腹地200多公里,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因为至今我们也没有在地图上找到任何关于村落的踪迹。

于是达里雅布依就成为了中国“最难”抵达的村落,如果想要到达这里,只能从于田县出发,顺着克里雅河的西岸向北出发,河流的末尾也就是达里雅布依的位置。

在塔克拉玛干沙漠穿行十分考验司机的技术,驶离于田县的荒漠公路大约90公里之后,就只能在大漠中行进了。

在沿途可以看到克里雅河两岸葱郁的胡杨和红柳丛,这或许是沿途唯一的乐趣,也是唯一能够指引方向的存在。

否则在沙漠的风沙之下,车辆驶过之后,车轱辘会迅速被掩埋,而且整个路途并不是一片平坦的沙地。

而是起伏高达40-50米的沙丘,如果不是熟悉这条河流沿岸的路程,恐怕不知要在这里迷失多少次。

而且在沙漠中行驶,即便是越野车的速度也很慢。要是这里有一只蜗牛,或许都能比比谁先到达里雅布依。

整个沙漠中的路程130公里,但是却需要花费5个多小时才能到达。

在达里雅布依的生活

克里雅人一直在这里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,在这里生活着一些羊群,村民们喝水只能去水井中打水,但是一般打上来的水有一半都是泥沙。

克里雅人的房屋

克里雅人的生活十分简单,他们的房子完全只能就地取材,这里最多的就是胡杨、红柳和芦苇。

于是他们就将胡杨木做成篱笆,用胡杨树干、红柳枝和芦苇排扎在一起,垒成房屋的形状之后就去河中取来淤泥糊上。

以此来抵挡一部分风沙,这就是他们的“芭子房”。

火种的延续

在房屋里他们会留出大约一平方米的火塘,在上面做饭和烧水。

在克里雅人的眼中,火种就是生命,如果火熄灭了,那么沙漠就会成为一片死地。

所以火塘中的火几乎不会熄灭,据了解,一些人户中的火种已经保留了400多年。

克里雅人的生活几乎完全依赖胡杨,但是这里的胡杨仍旧生长得很好。

因为他们从来不会砍伐胡杨的主干,为的就是让它能够永久地留存,延续它的生命。

克里雅人的食物

克里雅人的主食,是一种叫做“库麦琪”(沙饼)的面食,它的制作方式很简单。

先是要在沙地里挖出一个窑炉,然后将面和好,但是一般没有加入酵母,然后将面团根据窑炉的大小做成饼状,在里面烤上半个小时左右,就可以吃了。

如果是在火塘里,都不需要窑炉,因为火塘下面的沙子已经被烤得很热了,只需要将面饼放在干净的沙子上,再盖上一层沙子,差不多的时间也能烤熟。

饼的大小也可以根据人数来确定,在克里雅人过节的时候,做出来的饼几乎可以和一个圆桌相当。

现在生活逐渐改善后,还可以往面饼中加肉。

达里雅布依新村

虽然在上世纪50年代,于田县政府已经得知了达里雅布依的存在,但是后来又经过一段时期的乱象,导致克里雅人再次被遗忘。

直到上世纪80年代,石油队才重新发现了达里雅布依,于是才设立达里雅布依乡。

随着河水减少,绿洲的范围也逐渐萎缩,克里雅人面临着生存的困难。

2016年后,达里雅布依新村才正式修建起来,就位于距离于田县91公里的地方。

如今的新村有整齐的砖瓦房,在这里克里雅人可以过着现代人的生活。

到2017年,已经有200多户人家搬迁到新村,如今守在老村的大部分都是老人。

他们依然守在这片祥和之地,在河滩牧羊,在夜间观星,他们仍然在这里过着“世外桃源”般的生活。

但是越来越多的人发现这个村落的存在,这些游客和探险家驱车前往打破了原本的宁静。

在这里点着篝火跳舞,原本收音机里放着的维吾尔音乐被现代流行歌曲掩盖,只为庆祝他们穿越沙漠的成功,却不曾看到克里雅人淡漠的神情。

在克里雅人与现代文明交融的30多年时间里,他们仍旧保持着原本的生活状态,几乎没有被现代文明侵蚀。

即便是当地的年轻人,他们也只将摩托车当做骆驼的代步工具。

这个沙漠中的孤岛,承载着自汉代以来“丝绸之路”绵延下来的遗迹,它见证过历史的辉煌,也经历过几个世纪的孤独。

虽然他们拥有现代先进的工具,但是用来驱赶野兽的仍旧是最原始的火把。





Powered by 五五世纪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